登錄 注冊
頂部.png
關于我們家族新聞尋根問祖高氏族譜高氏文化高氏書籍資源信息論壇交流
區分文學故事不是真實歷史記載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hixueyuan/detail_2012_04/11/13809579_0.shtml

《烏龍山剿匪記》作者:26年 虛構的故事被當成歷史

2012年04月11日 15:53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水運憲

字號:T|T
1325人參與61條評論打印轉發
 

核心提示:文藝作品中的種種虛構,本是藝術創造,久而久之,一個個落入凡塵,并且衍生出有鼻有眼、有根有基的若干佐證。雖然覺得啼笑皆非,但我內心深處時不時也頗感得意。有一次,我陪遠方來的親戚去張家界天子山游覽,20出頭的女導游指著路邊并不奇詭的小山洞說:“你們一定看過烏龍山剿匪記吧?那我就告訴你們,榜爺就是在這個洞子里被抓獲的。”

本文摘自《中國青年報》2012年04月10日10 版  作者:水運憲  原題為:26年,虛構已然成現實

26年前,老領導囑咐我寫一部《湘西剿匪記》。他是部隊轉業的高級干部,湘西匪患就是被他的部隊徹底剿除的。他特別感慨那段悲壯輝煌的歲月,一直夢想為自己的部隊樹碑立傳。我很敬重這樣的領導,便義無反顧地去了湘西大山。

7個多月后,我結束體驗和采訪,專程到老領導家報告心得。

“怎么樣?”他關切地望著我,“湘西剿匪已經是30年前的事情了,采訪很困難吧?”

我告訴他,困難有,決心也有。我會寫好這部作品,但最好改個書名,別叫《湘西剿匪記》。

老領導愣了一下,“為什么?”

“雖然過去了30多年,當年的剿匪部隊20多歲的人現在才50多。當地土匪現在還活著的人也遍地都是。”

“這有關系嗎?你是擔心他們說不像?”

“連您都會說不像。”我認真地望著他的白眉,“而且我不可能寫得很像,所以我心里很不踏實。寫出來也不會好看的。”

沉吟了一段時間,老人家問:“那,改個什么名字呢?”我看得出來,他很不情愿。書桌上放著一個茶葉罐,是臺灣出產的“凍頂烏龍”。

“烏龍山,怎么樣?”我忽然受到啟發,順口說了一個無中生有的地名,“就叫《烏龍山剿匪記》,您老的意見呢?”

他回答得很快,“好。這個名字上口,那就這么定了。”

沒過幾年,老領導病逝。好在他生前讀過我的小說,而且多次看過改編的電視連續劇。

我在那以后調離了原單位,再也沒有機會去看望他。聽朋友說,老領導早就把《烏龍山剿匪記》當成自己的杰作,“這不是我寫的,可這就是我的作品呢。”既然心愿已了,至于到底是湘西還是烏龍山,老人家很早就不去較真兒了,“知道烏龍山是哪兒嗎?那就是湘西啊。”

不僅是老領導,后來,湘西的父老鄉親都豪氣地自稱是烏龍山的人。我聽說,湘西某縣縣委書記帶隊赴沿海招商,在新聞發布會上,記者問:“你們那個縣在哪兒啊?”縣委書記想都沒想便反問:“各位看過《烏龍山剿匪記嗎》?”下面紛紛回答看過,“那就好回答了。我們那兒就是烏龍山。”于是滿座嘩然。

世上很多事情是始料未及的。當年我要改作品名字的初衷,只是為爭取一個相對廣闊的創作空間。偶然得到烏龍山三個字之后,我還認真查閱了很多地理資料,沒有發現重復的地名,于是徹底釋然。作品也寫得極其恣肆無羈。殊不知沒過多久,隨著電視連續劇反復熱播,“烏龍山”這個莫須有的地名居然名揚天下。據我所知,湘西的龍山縣因為有兩個字與此相同,那邊的朋友便自詡是道中正脈。縣里有個很長的峽谷,原名“皮渡河”,早些年索性掛牌改成了“烏龍山大峽谷”。20多年來,湘西老鄉十分看好這個虛假地名,當地煙廠出品過烏龍山牌香煙,酒廠也生產過烏龍山牌苞谷酒。有一家頗有特色的餐飲企業,取名“烏龍山寨”,若干連鎖店開到了省城。門廳正中堂而皇之地刻著一方“烏龍山剿匪記”屏風,把電視劇里的故事當做文化品牌,生意居然還做得紅紅火火。

文藝作品中的種種虛構,本是藝術創造,久而久之,一個個落入凡塵,并且衍生出有鼻有眼、有根有基的若干佐證。雖然覺得啼笑皆非,但我內心深處時不時也頗感得意。有一次,我陪遠方來的親戚去張家界天子山游覽,20出頭的女導游指著路邊并不奇詭的小山洞說:“你們一定看過烏龍山剿匪記吧?那我就告訴你們,榜爺就是在這個洞子里被抓獲的。”

《烏龍山剿匪記》劇組的一個成員,20多年后到湘西古城旅游。發現當年劇組所住的縣武裝部招待所依然還在,只是已改名為“烏龍山賓館”。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演員申軍誼當年住過的房間,門口赫然掛著一塊招牌——鉆山豹舊居。

我還親歷了一件頗為荒誕的事情。那年到湘西某縣參加會議,縣委書記、宣傳部長陪我們參觀旅游景點。旅游局長點了一名熟悉情況的女導游沿途講解,果然十分生動。穿過一個山洞時,導游指著對面的懸崖,認真地告訴我們:“上頭有幾間木屋子,那就是榜爺的故居。湘西剿匪之前,鉆山豹、四丫頭他們經常聚集在那里開會。那里面擺放的全是實物,珍貴得很呢,一般是不對外開放的。”縣領導都知道我,一聽她這么說,不免有些尷尬,趕緊打斷她說:“莫亂講,那些人物都是作家編出來的。哪里有什么榜爺嘛。”沒想到導游非常執著,反駁領導說:“這您就不知道了。那個作家小時候也是從我們這里讀書出去的。他們家的祖屋緊挨著榜爺,三代以前跟榜爺家還有血緣關系呢。”

同行的朋友居然沒笑,一雙雙懷疑的眼睛緊緊盯著我。那陣子我還真有點頭皮發麻的感覺。

華夏高氏網是華夏高氏文化研究會的官方網站
聯系電話:13586161923   Q Q:327712072  征稿郵箱:hxgsjz@163.com
京ICP證070362號  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0742號
ICP備案:京ICP備08103950號 軟泥智能網站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