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頂部.png
關于我們家族新聞尋根問祖高氏族譜高氏文化高氏書籍資源信息論壇交流
《高家將演義》第四回  

第四回   金刀王義釋難民  高順勵開倉放糧

 

話說潼關大捷傳入長安,京城軍民無不歡欣鼓舞,奔走相告。民眾自覺的上街打起鑼鼓,扭起了秧歌,跑起了旱船,以示慶祝。

兵部尚書左丞相高璩接到潼關大捷報告,心中大喜,趕忙進宮向皇上報喜。

懿宗皇帝正與韓明太監宮女在后宮飲酒游樂,值班太監來報,兵部尚書左丞相高璩向皇上報喜,言說潼關大捷,全殲來犯賊寇。懿宗聽后,心中高興,傳旨停止游樂,傳高丞相進見。

高璩進宮三呼萬歲,正要行禮,懿宗忙說:“老愛卿免禮,看坐,快將潼關大捷講來。”

高璩急忙呈上潼關捷報說:“楊信、髙順利在弘農溝用伏兵之計,全殲厐勛左路先鋒郭魁五萬大軍,俘虜賊冦萬余,戰馬兵器無數,大獲全勝。”

懿宗看完捷報,聽高璩講后,心中萬分高興說:“傳旨,宣楊信、高順勵進京面圣,朕要當面封賞,明天大開宴席,宴請群臣,共同慶祝。”

傳旨已畢,高璩辭退回府。

高璩走后,太監總管韓明對懿宗說:“臣聞高順勵私放萬余賊冦歸鄉,如此刁民如何不殺,厐勛未除。放歸賊寇猶如投奔厐勛,這不是放虎歸山,養成后患嗎?所以對高、楊不能獎,只能罰。”

懿宗昏庸聽韓明一說,心中不快,但圣旨已下,只有等明天上朝時問罪。

高、楊二人接到圣旨,連夜進京,一路快馬加鞭,第二天晨時趕到京城。

在京城東門外,正遇丞相高璩親自來迎接。三人相互見禮,互相祝賀,并轡進城。

高丞相帶高、楊二位功臣來到金殿。

此時文武百官已齊,懿宗高坐龍椅之上。

高、楊二人上前三呼萬歲,叩行大禮。懿宗微微抬手說:“二位愛卿免禮。”

二位功臣由高丞相倍同首席上坐。

待眾臣坐定,懿宗端起龍杯說:“眾位愛卿,今日潼關大捷,除卻朕的心頭大患,朕與眾愛卿共同慶祝。”

首先朕向高、楊二位功臣敬酒,眾臣同飲。

高、楊二人忙離席謝恩。

酒過三巡,菜嘗五味,懿宗問高順勵:“朕聽說俘獲賊冦萬余,不知二位愛卿如何處置?”

楊信、順勵見萬歲問話,急忙離席跪倒說:“秉萬歲,臣以為賊冦軍中大部為普通百姓,為生活所迫才插旗造反。臣所俘兵士并不是首惡賊寇,皆為普通軍卒,并無大惡,因此經過臣的教育,叫其回家安份生產,全部遣散歸農,不知萬歲意下如何?”

懿宗聞言大怒,馬上變臉說:“大膽楊信、高順勵,俘獲賊冦,并不上報,如此刁民,本該全殺,今你私放萬余賊冦,放虎歸山,養成后患,該當何罪?”

大喊御林軍,將楊信、高順勵給我拿下,交刑部審理。

慶功宴上如此突變,眾臣大驚。品行剛正的高丞相直立而起,倔脾氣大發。上前手指懿宗問道,萬歲!臣問萬歲,楊信、高順勵為安憮百姓,收賣民心,釋放無惡俘虜,有何罪過?

在今天的慶功宴上,當眾問罪有功之臣,有失龍顏,萬歲的臉面何在?

再說,厐勛賊寇未滅,今將高、楊二將問罪,由誰來守潼關?保衛大唐江山?臣請萬歲收回懿旨,請萬歲三思。

此時眾大臣紛紛離席,跪倒一地齊喊,請萬歲收回懿旨,釋放有功之臣。

懿宗被倔丞相問的啞口無言,情形十分尷尬,坐龍椅如坐針毯,又想到厐勛賊冦未滅,心中大患未除,朝中卻無良將可調,見眾大臣為高順勵求情,心中怒氣雖未消,也只好就坡下驢。

懿宗站起身,對高、楊二人說:“今看在眾大臣為其求情的份上,免高、楊無罪,功過相底,不獎不罰。”

命高、楊待罪立功,繼續堅守潼關,待滅厐勛賊冦后再論功行賞。

說罷拂袖退席,眾大臣見此情景紛紛不歡而散。

這真是,昏君無主見,輕信奸臣一句話,害得忠臣待罪刑,好好的慶功宴,變成了問罪席。

高丞相見眾大臣散去,攜高、楊二人回到相府。

高丞相語重心長地對二人講到,如今朝庭更加昏暗,宦官當權,皇上昏庸,皇上昨天還高高興興的,今天突然變臉,我估計宦官韓明又在背后進了讒言。今日二位賢侄受屈,回去后不要有怨言。我們高、楊兩家世代忠臣,不要為此冤屈事,壞了兩家忠臣名聲。但在今后行事要多加小心,免遭奸人陷害,如今我也老了,不久我也要告老還鄉,望二位賢侄好自為之,說罷送高、楊二人各自回潼關、華州任上不提。

話說厐勛聞聽左路軍郭魁全軍復沒,攻取長安無望,雖退兵回徐州。

第二年春季起兵,由淮水南進攻取淮安,被鎮海軍節度使高駢十萬大軍圍困在泗水。

高駢帳前猛將張璘,乘夜間天黑風大,火燒厐勛營柵。這時晉陽節度使李國昌帶十萬沙陀兵及時趕到,高、李合兵圍殲,厐勛戰死亂軍之中,全軍復沒。

這支從桂陽起義的義軍,征戰一年零八個月后被唐軍鎮壓,但也動搖了唐室江山。

時光如梭,轉眼間,到了唐咸通十四年七月十九日,荒淫昏庸的唐懿宗皇帝歸天。

在田令孜、秦明等眾宦官的擁立下,懿宗第五子李儇,柩前登基,是為僖宗,改年號乾符。

僖宗登基時年僅十二歲,是一個完全不懂事的孩子。他從小生在深宮之中,長在宦官之手,一直由宦官田令孜侍侯長大,對宦官田令孜在感情上有些倚賴,稱其為“阿父”。 登基后封田令孜為神策軍督尉。

僖宗生性好玩,只知斗貓斗雞,吃喝玩樂,對朝事不懂,所以一切朝政大權落到宦官田令孜手中。

田令孜掌權之后,大斯培值親信,結黨營私,組成宦官集團。對各地官員隨意任免,朝中高璩、王鐸、崔彥昭等一些忠良之臣大都遭貶,對各地增加稅收,中飽私囊,使朝政更加昏暗。終于在乾符三年爆發了王仙芝,黃巢領導的農民起義。

從乾符元年到乾符三年,河東之地三年大旱,粿粒無收,尤其是山東、河北、安徽、河南等地災害最為嚴重。農民生活極其困難,樹皮草根早已吃光,中原大地一片赤黃,農民已無食可尋,到了人食人的境地,再加之各地官府崔糧要款,不管農民死活,農民已無生路,不得不走上了官逼民反的道路,先后有王仙芝在河南濮洲舉起了起義大旗,黃巢在山東寃句領導農民起來造反。

農民起義軍搶州奪縣,隊伍迅速壯。由原來的幾千人迅速發展為幾萬人,幾十萬人。

由于中原大地到處災荒,起義軍無軍糧可征,在軍內也發生了一些食人事件,再加各地官府的造謠誣蔑惡意宣傳說,黃巢賊寇殺人而食,開辦人肉作坊。一時坊間謠言四起,各地農民紛紛逃亡,毎天都有成千上萬的農民逃向長安,行成了浩浩蕩蕩的逃難隊伍。

長安城內,大街小巷擁滿了難民。一天恵安皇太后去滋恩寺降香,鸞駕行到長安大街,御林軍正在驅散街道兩旁衣不遮體、面黃肌瘦、沿街乞討的難民,到處是哭喊之聲。

恵安皇太后常住后宮,從未見過如此多的難民,心想長安城內,京都之地,本是升平世界,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難民。

當鸞駕行到滋思寺后,只見寺門兩旁架起十余口大鍋,在向難民施舍米粥。因是佛門圣地,御林軍不敢造次,面告皇太后,是否驅散難民?恵安皇太后回懿旨說:佛門圣地,救苦救難是佛門盛事,由他們施舍吧。

一路所見難民情景,使得恵安皇太后心情很不安。進得廟來草草進香,做完善事,趕忙起駕回宮。

回宮之后立既召見僖宗,將今天降香所見之亊,對僖宗一一學說,并責問,長安京都之地,為何街道如此混亂,皇兒,你這個皇帝是怎么當的?

僖宗本是孝子,見母親責問,急忙跪倒說:“母親息怒,是孩兒失職,明天早朝孩兒一定嚴加整治,請母親安心。”

第二天早朝,僖宗登殿,對眾臣子大發雷霆說:“近來京城為何如此多的難民?昨天驚擾皇太后進香。”

眾大臣見壯,低頭啞口無言。此時田令孜上前奏曰,京城難民之多,實為黃巢造反,殺人而食,建造屠人作坊,實實可惡。河東百姓怕被黃巢屠殺,才結幫逃難到京城。臣以為要阻止難民進京,必須關閉潼關大門,命潼關守將楊信,關閉潼關大門不放一個難民進關。對已來京之難民,可命御林軍將其趕岀京城,分散到京城以外的州縣鄉野,任其自生。

僖宗聽后大喜說,準奏。并命田令孜代朕下旨,急速發往潼關,退朝。

楊信接到關閉潼關大門的圣旨后,心中很不是滋味,暗想,河東農民因天災人禍被迫無奈,才逃向長安,朝庭應該妥善安置,加以慰問才是上策,才能獲得民心。如果關閉潼關城門,就等于將難民推向深淵,逼的農民無路可走,只有起來造反,參加義軍。如此后果不堪設想。但圣旨已下,皇命難違,只得命軍士關閉城門,阻止任何人岀入。

話說潼關城門連續關閉十多天后,關外幾十里地內,聚集難民幾萬人。因關外黃河灘地域荒僻,難民無食可尋,每天都有上百人凍餓而死。關外一遍哭喊聲,叫罵聲,一些餓急了的人見死人相爭而食,景況慘不忍睹。

人常說;物極必反。事急時必有英雄岀頭。這時,有兄弟二人,兄長叫夏書棋,善使一桿銀槍,人稱“神槍將”; 其弟名夏書湮,使得一桿好鋼槍,人稱“花槍將”。 其二人祖籍洛陽夏家莊人氏,為人行俠仗義,武藝高強,槍法驍勇,人稱絕技。平時靠走江湖賣藝糊口,身旁常聚集一些眾江湖朋友,因洛陽一帶兵荒馬亂,賣藝已無法糊口,準備西去長安京城謀生。

這日行至潼關城下,見難民如此困苦,不由產生俠義之心,要救難民脫離苦海。于是招集身旁一些江湖朋友商議說,我們想法打開潼關城門,放難民進城西去逃難,你們看如何?

眾江糊朋友一致同意,但有一人提出,就我們這幾十個人恐怕力量不夠。

夏書棋說:“這好辦,難民中有的是人,只要我們振臂一呼,難民為了生存,難民中的青壯年都會踴躍參加。”

于是夏書棋站在高坡之上,振臂高呼:“眾鄉親們,潼關城門已關閉十多天,我們等官軍開關放行已不可能,只有我們自已想法打開城門才可逃生,如愿參加我們計劃打開城門的青壯后生,請來報名。”

難民聽后無不高興。青壯年難民紛紛前來報名。不多時,夏書棋身旁已聚集幾百人之眾。

夏書棋見民眾踴躍,人手已夠,便將眾人分為兩隊,一隊由夏書棋帶領江湖人氏和難民中會武功會水之人今夜趁天黑人靜從潼關北門偷越城墻,打開城門。

一隊由夏書湮帶領剩余之靑壯年難民,幫助廣大難民進關。進城后如遇官軍攔阻,兩隊合一抵檔官軍,幫難民全部逃走。

現各自尋找掍棒武器,今夜三更后集合行動。

潼關北門為水門,出北門就是黃河碼頭,城墻沿黃河而筑。站在北門城頭,可觀波浪濤天的黃河景色。

傳說,唐太宗李世民在東征洛陽王世充凱旋之日,班師回朝。路過潼關,看到潼關地勢險要,但城池破爛不堪,回朝后,就命尉遲敬德監修潼關城。

敬德在監修潼關時,常遇黃河洪水沖毀潼關城墻。當時敬德召集能工巧匠,問如何才能扺檔黃河洪水沖浸城墻?

有一常住黃河岸邊的水利工匠回答,要扺檔黃河洪水,必須有堅實的防洪基礎,可用石條從河床低部,漿砌成堅固城墻根基,岀水面后做一防浪墻,可保黃河水再也不會沖毀城墻。

敬德聽后覺得可行,就按水工的設計施工。潼關北城墻水下二丈多深,全部用石條漿砌,所有石縫全部用米汁拌石灰灌縫,岀水面后,用石條做防洪墻。防洪墻做成寶塔形狀。毎塊石條收縮一寸,墻高一丈,防洪墻以上才的磚城墻建筑。

潼關城墻的磚也與一般民房用磚不同,磚長一尺八寸,厚九寸,寬五寸,重三十余斤,非常堅實耐用。

唐太宗李世民在修長安城時就用此磚,后歷代王朝在筑城時都用唐磚,在建筑史上形成了有名的“秦磚漢瓦

夏書棋夜間帶領三十余名好漢,從黃河潛水來到北門。此時,更深人靜,北門沒有任何軍士把守,只有二名打更軍士手提燈籠來回走動。

因為城墻毎塊石條都留有一寸寬的伸縮縫,登城就象爬樓梯,毫不費力。三十余人很快登上城墻,控制住打更軍士,悄悄下城來到街上。街上寂靜無人,只有兩隊巡更軍士沿街巡邏。夏書棋等人避過巡邏軍士,來到東門。東門守城官兵正進入夢鄉,只有幾名站崗哨兵來回走動。

夏書棋帶武藝高強的好漢以急快的動作控制了哨兵,圍困了箭樓兵營,打開城門,放岀信號。

夏書湮看到信號,知到劫城已成功,馬上帶領難民蜂擁進城。

一時潼關城內,滿街都是難民,有些餓急了的難民,見商鋪就搶,見食物就吃,城內大亂。

巡邏軍士趕忙報楊信得知,楊信聞報,并不著忙。因楊信看到城外難民實在太困苦了,這幾天正在想如何放難民過關無計可施時,現在難民自已打開城門,正好借機放難民過關,但城內之亂要很快阻止。想到此,楊信傳命,命楊勇帶兩營官軍上街阻亂,并命楊勇上街只能維持秩序,不準傷人,勸難民離開潼關軍營。

楊勇帶領官兵上街正要維持秩序,阻止亂搶時,只見夏書湮帶領百名青壯年難民檔住去路。楊勇見壯,命軍士大聲搖旗吶喊,并不與難民真打,而是步步緊逼難民后退。

夏書棋見難民進城后,大肆搶劫民眾商鋪,這是他未想到的。現見官軍已出兵鎮壓,心中著急。于是帶領眾藝人齊喊:“鄉親們,現在官兵已圍上來了,你們再不要亂搶了,趕快岀西門各自逃難去吧。”

眾難民聽說官軍打來,立即停止了搶劫,蜂擁岀西門各自逃難。

夏書凐帶百余名青壯年難民,邊與官軍對抗邊后退,待難民全部逃岀西門后,他們也退岀西門與夏書棋的人馬相會合。

只見官軍待難民全部退岀西門后,緊閉城門,并不派兵追趕,夏書棋、夏書湮二人見官兵沒有岀城追趕,就想,楊信是個有名的英雄大將,朝庭命他帶重兵鎮守潼關。今夜偷渡劫城如此順利,官兵全不防守,難民搶劫潼關時,也不鎮壓追趕,看來是楊信有意安排放難民過關,也不怕朝庭怪罪。楊信為了拯救百姓,今后可能要丟官了。

不說金刀王義釋難民,單說高順勵如何處理安置難民之事。

自從皇上下旨封閉潼關以來,高順勵心中暗想,封閉潼關不是長久之事,如何安置難民才是正理。如有某一天難民破關而入,蜂擁而至二華地域,我該如何處治?還不如早作準備,以免到時引起動亂,給二華治安上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想到此,高順勵就命華州各衙備足糧食,到時救濟難民。又親自來到華陰,命華陰知縣備足糧食,以應難民之急。又到國庫“西漢糧倉” 察看。 

說起西漢糧倉,可有幾百年的歷史。

原來潼關是京城長安的門戶,乃是朝庭的總稅口子。河東各州縣給朝廷進貢的糧響都經潼關運入京城。在漢高祖劉邦建立漢朝時,渭河水系滯阻不通,船楫難行,漕運不興。劉邦派大將曹參領兵開通漕渠直通黃河。漕渠開通后在渭、洛、黃三河交匯之地河口,有一地名叫雙泉的地方,建立“水運碼頭” 。在碼頭以南鳳凰嶺上建立一座大型國庫,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西漢糧倉”。

 此糧倉建立以后,河東之地所貢糧食全部存入糧倉。距糧倉以東二里之地,有一南山支流叫白龍澗。澗水清澈盛旺,梯落臺階相次嶙峋,形成多個小瀑布。官府利用水流形成的梯落臺階修建九座水磨,用以加工糧食,將加工好的面粉運往長安。當地人稱此河為“磨溝河” 有一民諺形容磨溝河當時盛況,民諺曰:

磨溝河內水連天,九朵蓮花晝夜轉。

精粉細面運長安,百姓只把糠菜咽。

磨溝河水磨實際是糧倉的面粉加工廠,由西漢糧倉派兵直接管理,毎天加工十余擔糧食,毎十天運往長安百擔面粉,從不間斷。

高順勵在視察完西漢糧倉和磨溝河后,就想,西漢糧倉是大型國庫,直接由戶部管理,地方官是無權過問的,但國庫地方官有責任保護。國庫的糧食是絕對不能動,動用國庫糧食要犯殺頭之罪,所以要加強保護,但磨溝河加工廠的糧食已出國庫,就可臨時動用。想到此,高順利就命將加工好的面粉暫不運往長安,存放庫房,并派兵加強了國庫的守衛。

時不幾日,難民果然破關而入,蜂擁來到華陰。因高順勵早有準備,見難民蜂擁而至,立即組織眾衙役、鄉兵維持秩序,給難民開倉放糧。

首先將磨溝河庫存百余擔面粉分給難民,毎人三升,并動員領到糧食的難民不要進京,可渡渭河北去同州、蒲州、韓城等地謀生,南去商州、洛南等地謀生。

難民見遇到如此好官,感激不盡,個個按序領糧,并未發生騷亂亊故。

磨溝河庫存面粉放完后,又打開華陰官倉放糧。在華陰境內的大部難民得到安置。領到糧食的難民各走南北,自謀生路。

剩余小部分難民,高順勵領到華州打開官倉,使難民全部得到安置,并引導難民從渭州北去耀州、延州等地謀生,南去蘭天、漢中等地謀生。

對于一些老弱病殘,實在走不動的難民就地安置,治療養傷。使難民在渭州以東全部得到安置速散,并未驚猶京城。

高順勵這一為國為民的高尚舉措,并未得到朝庭的認可。

要知高、楊的命運如何,切聽下回解。

華夏高氏網是華夏高氏文化研究會的官方網站
聯系電話:13586161923   Q Q:327712072  征稿郵箱:hxgsjz@163.com
京ICP證070362號  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0742號
ICP備案:京ICP備08103950號 軟泥智能網站

回頂部